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租房如何更省钱?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3日 14:16

租客网:租房如何更省钱?

对于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或者是在外打拼的小伙伴而言,房租是每月中最重要的一个支出。尤其是在高速发展的城市,很多人为了租房省钱甚至会选择交通不便很偏远的地点租房居住。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省钱和租房兼顾两全其美呢?几个小妙招,教你租房更省钱!

一、淡季租房优惠多

其实租房也有淡旺季之分,想要租房时优惠更多一点,就必须隔开旺季,在淡季时就着手租房。租房旺季一般是过年后和6月份前后。

春节前---年前一两个月是传统淡季,这段时间换房子的很少。年前很多人都要回家了,会有大多数人选择退房,而准备租房的人几乎都要年后来才租,此时租金相对较低,市场房源充足,是租房子的好时机。租赁需求比旺季下降时,为促成订单成交,租房平台或是房东都会部分下调租金。下调租金的幅度大约在10%-15%之间,虽然减少了全年租金收入,但相对于将房屋空置一两个月带来的损失,这样做比较明智。

春节后---城市与城市之间人员流动大,流入城市后需要居住条件,另外还有一些过年前想搬家的,年后想要搬到另外的区域居住。

6月份毕业高峰期---大量毕业生开始找房子,因此需求租房的人群大幅度增长。这两个时间段租房时都是房源供不应求,是租房旺季。所以,本就有换房需求的租客,可以尝试在租房淡季时选择租房,不仅可以择优选择,还能节省租金开支,不失为一个便宜租房的好办法。

正所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有了租房或是换房的想法后就可以着手准备选好区域看房了,千万别等到火烧眉毛再开始考虑租换房的事情哦!

二、选择个人还是中介

部分通过租房平台找房都需要支出一个月房租的一半作为中介费,想想要多花半个月的房租还是有点心疼;可是如果选择直接找个人房源,又担心遇到假房东、二房东上当受骗。

三、避开核心地段

核心区域房源固然能享受居住在中心地带的优越便利感,但是也要为高昂的租房费用买单。小伙伴们不妨跳出中心地带圈,找找附近2-3km内周围片区的房源,只要公交车、地铁站能在既定时间内走路到达,交通出行便利,也能节省一笔不小的房租开支。当然,如果通勤费过高,时间过长这也不是我们想要的,在这方面,小伙伴们可以根据自身更侧重的需求抉择平衡点。

四、省钱就选择合租

从价钱角度来说,合租是有效压缩租房成本的方式。如果你选择合租,平均分摊下来租金价格就会便宜很多。小伙伴们可以考虑找找朋友、同学、同事等人合租一套大一点的房子,既能获得更大的生活空间,又能合理分摊租房成本,何乐而不为呢?

另外,合租一整套房子的议价空间也会更高一点,只要大家的工作相对稳定,可以按照一年的模式和房东签订一个长期的租赁合同,和房东讲讲价再优惠一点可能也不是问题。毕竟,对于房东来说,工作稳定的租客和爱干净整洁的租客素质对于他们来说也会省心很多,也愿意做出适当的让步给一定优惠。

最后,希望大家都能租到自己称心如意的房子,也祝愿大家成功的速度,能赶得上房价上涨的速度,早日实现自己有房的愿望噢~(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关键字:

相关推荐

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召开第六十八次会议指出北京已进入非常时期!

6月14日中午,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15场新闻发布会上,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政府新闻办主任、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徐和建表示,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召开第六十八次会议指出,本市近日连续暴发确诊病例和核酸检测阳性病例,且都与新发地批发市场关联,北京已进入非常时期。我们要时刻绷紧疫情防控这根弦,按照统一部署,坚决果断处置,坚决阻断疫情传播渠道,坚决遏制疫情扩散蔓延。会议强调,要对新发地批发市场封场休市,对周边居民小区等场所实施封闭式管理,勿出不进。进一步扩大排查范围,新发地社区直营店以及其他相关联的小区、饭店、食堂等场所,都要开展人员、环境、食品等检测,遇有情况果断处置。在做好环境采样检测基础上,对新发地批发市场进行全面环境消杀和卫生整治。小区封闭管理后,做好居民生活物资保障。严格入境进京人员管控,加强入境货机和入境货物检验检疫。要全力保障市场供应。在新发地批发市场就近设置蔬菜等临时交易场所,加强与本市周边市场的联系,统筹做好货源调拨,做到不断供,保障居民生活需求。要抓好病例流调溯源,扩大流调范围、扩大对相关人员的医学观察范围、扩大核酸检测范围、扩大采样范围。核酸检测要做到应检尽检、愿检尽检。对新发地批发市场内人员和周边小区居民,全部进行核酸检测,并实施医学观察措施。加强健康筛查,发挥发热门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哨点监测作用,逢热必查、逢热必检。要全力以赴救治患者,提高医疗机构防护等级,严防发生院感。徐和建提醒广大市民,5月30日以来与新发地批发市场有密切接触的人员要主动向单位和社区报告,并到医疗卫生或检测机构进行核酸检测。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李祺瑶编辑:杨萌流程编辑刘伟利

2020年06月14日 17:51

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

扎克伯格最近在忙什么?5月19日,扎克伯格的一条Facebook动态透露了他最近的动向,官宣FacebookShops上线。这意味着,由他一手建立的庞大社交帝国开始拓展边界——做电商。“许多小型企业正在线上化,以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当人们被告知待在家里,正是实体店的艰难时刻。过去几个月,我和我们的团队每天都在推进FacebookShops,加速将其提供给需要使用这一工具的小企业。”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Shops是一套免费、完整的电商工具。开通FacebookShops,可以让小企业在Facebook、Instagram以及接下来Messenger、WhatsApp上拥有自己的线上店铺。企业可以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建立店铺形象,也可以用Messenger和WhatsApp和用户聊天。既可以采买Facebook的广告吸引新客户,还可以使用FacebookShops来建⽴完整的电商体验。FacebookShops在疫情背景下推出,却不仅仅是为了应对疫情而紧急上线的电商工具。在关于FacebookShops的诸多细节里我们发现,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社交巨头的转身中国消费者对电商工具并不陌生,即使它出现在非传统意义上的电商平台上。比如基因是即时通讯工具的微信小程序电商,又如基因是短视频的抖音小店。FacebookShops也是类似的逻辑,尤其是在网红内容生态更成熟、离交易更近的Instagram上。扎克伯格表示,将在Instagram开放一个专门的购物标签,并在发现页(Explore)中新增一个购物入口。扎克伯格用“免费、易用”来描述这一电商工具,它适用于正在或者正准备经营一家小店的企业或个人。但它的功能也可以变得复杂,这取决于经营者的需求,可以将客户管理等功能集成到店铺中来。后者是通过第三方合作伙伴来完成的,扎克伯格找来了一长串开放生态合作企业名单:Shopify,BigCommerce,WooCommerce,ChannelAdvisor,CedCommerce,Cafe24,TiendaNube,Feedonomics。除了更明显的入口、更完善的开放生态,Facebook电商最重要的特点是AI。正如扎克伯格一直强调的,“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Facebook电商由AI驱动,无论是在搜索、排序还是个性化推荐引擎上。AI对于购买转化的有效性,亚马逊可以作为一个参照。据麦肯锡估算,将AI应用于消费者购物查询的亚马逊,其AI推荐引擎为其带来了35%的销售额。科技媒体Venturebeat在文章《FacebookdetailstheAIbehinditsshoppingexperience》中详细描述了Facebook购物体验背后的AI细节。简单来说,通过AI对图像进行细分、识别和分类,判断产品应该出现的位置并提供购买建议。其中,系统“GrokNet”已经完成35亿图片以及1.7万个标签的训练,以适应卖家实际图片的各种“刁钻角度”。它还抽样了不同体型、肤色、地理位置、社会经济阶层,以使得不同国家、语言、年龄、文化等尽可能具有包容性。作为灰度测试的一部分,当商家在Facebook上传照片时,GrokNet会试图标记产品。此外,Facebook在今年2月推出的3D照片工具,可以在2D视频中创建3D视图,即使这些产品出现在过亮或者过暗的视野中。除了3D技术以外,Facebook还想通过AR平台,用户可以虚拟试戴太阳镜,试色⼝红、彩妆或体验家具;还有Fashion++,结合语义理解、个性化推荐提供时尚搭配建议。扎克伯格认为,“这些叠加在⼀起就构成了相当强⼤的功能。”但实际上,在不同的阶段,有一些功能是很鸡肋的。比如虚拟试穿无法代替线下体验,以及在不断地获取用户反馈来调整数据模型之前,“千人千面”的实际用户体验并不会太理想。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在推荐引擎上的布局。一方面是平台基于大数据的算法推荐,另一方面,作为社交平台的Facebook计划将“朋友的推荐”纳入到推荐逻辑中来,和平台推荐互为补充。反观国内社交巨头微信和字节跳动产品抖音,前者以社交推荐见长,后者以算法推荐见长,但二者都没有在算法及社交推荐中找到平衡点。无论是从技术成熟度还是社交基因上来说,Facebook更有机会做到这一点。不仅是电商,扎克伯格表示不久后还将上线直播电商,为用户提供实时的购物体验。不得不拓展的边界Facebook做电商有两个大背景:一是来自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冲击,二是来自新对手TikTok对广告市场的分食。扎克伯格并未低估来自TikTok的威胁,并复刻了同款短视频AppLasso作出回应。Lasso的计划是,先抢占TikTok渗透率低的市场,再扩展至TikTok已经获得高增长的成熟市场。但从结果上来看,Lasso并未达到阻击效果: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10月,Lasso下载量仅42.5万次,同时期TikTok下载量为6.4亿次。这或许与扎克伯格对TikTok的错误预判有关。在2019年7月Facebook的一次全体会议中,扎克伯格表达了对TikTok的看法,“这几乎就像是我们在Instagram上的发现页(ExploreTab)一样。”他同时表示,“TikTok正在增长,但花了很多钱来推广,而一旦停止推广,留存率并没有那么好。”但实际上,TikTok和InstagramExplore频道在内容调性、生产机制上有很大分别。Instagram是生活微小片段的记录,整体氛围倾向于“呈现美的(showsomethingpretty)”;而TikTok短视频内容中的一个大类是泛娱乐,不一定是原创,也可以是二次创作。另一方面,TikTok背后是字节跳动强大的推荐算法,这让它比看上去更加难以复制。就在Facebook宣布上线FacebookShops的同一天,字节跳动宣布任命前迪⼠尼⾼级副总裁凯⽂·梅耶尔(KevinMayer)为字节跳动⾸席运营官兼TikTok全球⾸席执⾏官。梅耶尔将负责TikTok、Helo、⾳乐、游戏等业务,眼前的目标是纾解TikTok的监管压力以及完成商业化预期,长期来看,他还将帮助字节跳动扩张海外产品版图。作为一家短视频内容媒体,TikTok当前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广告,它在海外市场的增长与Facebook一样,都是在竞争广告主的预算。至于电商的可能性,国内抖音已经提供了一个范本,推出抖音小店,并在直播电商上与快手展开较量。当下国内直播电商格局我们已有多次分析,2019年直播电商4000亿规模,淘宝2000亿居于第一,快手1000亿居于第二,抖音排在第三。近期,抖音小店增长快速,而快手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直播带货无需跳转。抖音、快手、淘宝三者之间的平衡、博弈、试探,又增加了新的变数。除了TikTok对广告市场的抢夺,Facebook和微信一样,还面临着层不出穷的年轻、垂直社交软件对核心用户的分流。去年夏天,Facebook成立NPE(NewProductExperimentation)小组,这个新产品试验小组的核心人物,就是从0到1创造新产品。作为Facebook内部的“App工厂”,由NPE小组推出的社交软件已有5个,分别是校园社交应用Bump和Aux,表情包制作应用Whale,类Pinterest的图片社交应用Hobbi,以及情侣私密聊天应用Tuned。目前还没有看到NPE小组的“爆款”产品。Facebook方面曾在公开渠道表示,一个小团队有快速的反应机制,如果测试下来对用户没有效果,他们将快速关闭这项应用。快速迭代、快速试错,同时和主品牌分离,试图避免给外界留下一个“Facebook社交创新屡屡失败”的印象。近日,反倒是来自创业团队的Clubhouse火了一波,该产品被视为“音频版Twitter”,内测用户仅5000人,估值已达1亿美元。NPE小组的创新力对Facebook尤其重要,它要帮Facebook抓住下一代的年轻人以及不断细分的用户圈层。Facebook边界的拓展也不止于电商,也是在今年5月,Facebook推出了对标Zoom的视频会议工具MessengerRooms。社交、内容(图片、短视频、直播)、电商、toB工具,Facebook生态变得越来越多元。一方面,成熟App需要继续扩大用户基数,在国际市场获得增长;另一方面,对TikTok、Clubhouse们的阻击,抓住新兴市场的机会,需要更加行之有效的策略。

2020年05月29日 11:10

考生网上的招生资讯有招老师的吗?

这个是有的,可以时不时关注下考生网kaosheng.com,他们会根据院校情况实时推出招生信息。

2020年05月26日 10:13